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坚持诗歌的独立品格是诗人的天职:唯以求真

写诗是一项灵魂深处寂寞的事业,深居简出是我的理想:人淡如菊 情浓如酒

 
 
 

日志

 
 
关于我

请见梦笛的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mengdi71 永远要像你不需要名利那样地写作,永远要像你不曾被伤害过那样地爱,永远要像没有人注视你那样地跳舞,永远要像在天堂那样地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梦游的词语布景师  

2007-03-14 10:53:45|  分类: 诗歌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游的词语布景师

                                        作者:王立军

    很久以前,我就知道梦笛了.了解到她早已出过诗集;也在一些文学聚会中,见过她.由于我是个十分怯场的人,不习惯主动跟人打招呼.(她好像也是这样).所以彼此只是面熟,我们之间的对话,绝不会超过五句.<梁祝>的编辑成风,叫我为她写诗评,我觉得突然,同时又感到这是一份难得的信任.虽然很有难度,但还是应承下来.

    我读过梦笛的诗作.她的诗作给我留下了墨蛇狂舞的印象.除了作为女性的细腻与敏锐之外,还喷薄着一股女性少有的惊心动魄的激情.一种席卷自身的连绵不断的语言涡流.无庸置疑,这是一个女人的主权写作,作茧自缚似的纠缠,自卫,渴望朝圣般的解脱;以黑夜为背景的身体写作统治了她意识深层的疆域.每一次倾吐,那些坚硬如骨又率性洒脱的诗句,如同一根根从内心生长的手指,挖掘着,掏空了她情感的灵光;每一次词语的蜕化,让她既感觉舒畅.轻盈,又让她陷入更深的自我捆绑.仿佛一只向上腾飞的风筝,无法摆脱宿命的牵扯.这种前定的淋漓,常常让她失衡,无序.语言的日新月异,却调配出她模糊的越行越远的孤独.

    梦笛,就像这个笔名一样,散发出梦幻的光辉,只有在梦中,她的声音才会显出某种难得的贞洁与小小的邪恶.很奇怪,我觉得这个女人身体里边还躲藏着另一个女孩.换而言之,这是一个拥有双重身份的间谍.她在某种心理暗示下,失去了时间的概念,没有了年龄的约束,她一直活在自己的愿望,或者浪漫的构思中.因而她远离尘嚣,与现实为敌,这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事.一旦看清了现实,她偏执的声音便会碎裂,支离,她难以相信真实的生活,能给她带来祈求,盼望的安宁,她不相信.她的现实只有一种,那就是:超现实.她选择诗歌就是选择任性.她的天真也在于此,所以语言成了她最心爱的玩具,不离不弃.难以释手.我怀疑她的心底总是若隐若现地浮现着彼得.潘的愿望:她放弃成长,拒绝实在,那个”乌有乡”便会像终身携带的皮肤一样,忠实于她,跟她直到地老天荒.她将成为永远留驻在,一个没有光阴催逼的乐园中的天使.没有痛苦,永浴天主的恩宠之光.

    可是,这仅仅是一个孩子气的愿望.现实常常毫不留情地缩减梦笛想象的空间,压迫她退到存在的底限.这时,她的固执与倔强,像两个面容严肃的仆从,跟随着,背负词语的金银珠宝,一起开始流亡.在这颠沛流离期间,她发现了水的奇异,柔软却有力;她发现了弱小的力量:她来自水,享受了水的庇护,又为水所熏染,冲刷.她发现了黑夜的神性与亮度.与之血脉相通,唇亡齿寒的依存关系.于是,她心安理得起来,想在纵容者的手掌上,找到一个小小角落,雕刻温柔的目光.她以梦游的步履,优哉游哉,随意抛散着词语的花朵,种植彩虹与阳光,警告水中的阴谋,还有那些尖尖的会从现实中伸来的芒刺……她童贞的身影里,混杂着成年女性的担扰与叮咛,却不是阻止的手势.她企图用童话来消解天赋的责任,吐露她作为女人的心酸与不屑.这跟演戏中跑龙套似的,在穿插对调中,她却分辨不清,常常将剧情当真谛,眼睁睁看着谎言,神气活现地拿走了她泪水的钱包.只有在梦游的过程中,她才意识到自己天生是个女人,才懂得用词语去打扮稍嫌做作的疼痛,使那些漂亮精致的词语,像手镯一样叮当作响,相互碰撞.从中,她的心似乎得到了诺言的篱笆,安全感得以真正充实.

    她的诗作,就是一次次梦中突如其来的远游,一个人导演的独角戏.她修理清洗着伤口,又等着它鲜花般的绽开,凋谢,周而复始,乐此不疲.她一直在试着做出个性化的自白,把心袒露在脸上,呈现给世界,但人们很少留意.这个怪诞的自给自足的声音,仍被自身的审美倾向紧紧封闭.梦笛现实中的飞翔,更显出脆弱,始终怯生生,不敢收拢宽大的翅膀.只有在夜晚莅临时,经过水凉凉的沐浴,她才会清醒.她像一只神秘莫测的竹笛,悬挂在梦的树枝上,随着月光与水的滴响,轻轻摇晃,偶尔发出了迷醉的翻修一新的呓语.但那呓语,却是如此尖利刺耳,如同一个高烧103的病人的呻吟,并且飘溢着重金属冷冷的腥味,令听者心跳,以致头晕目眩.

    这是多么矛盾的现象啊,如此不合情理的交织在一起.使我想起了 “个体心理学”创始人,A.阿德勒的话:人类必须在他发现了自己的环境中,保存生命,发扬生命.这也是打开梦笛诗作的一管钥匙.听,她澎湃的词语生涯正迎面而来.



2006-12-26,下午于联丰玫瑰苑.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