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坚持诗歌的独立品格是诗人的天职:唯以求真

写诗是一项灵魂深处寂寞的事业,深居简出是我的理想:人淡如菊 情浓如酒

 
 
 

日志

 
 
关于我

请见梦笛的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mengdi71 永远要像你不需要名利那样地写作,永远要像你不曾被伤害过那样地爱,永远要像没有人注视你那样地跳舞,永远要像在天堂那样地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爱情至上是一个怎样的梦?  

2008-08-05 17:10:39|  分类: 冷梦暖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口气看完石钟山的小说《红颜》及改编的电视连续剧《红颜的岁月》,心底有说不出的滋味,只觉得心头堵得慌,读一遍《红颜》就落一次泪,这样真挚的爱情真是梦啊!被泪水湿透的纸巾懂我的情怀,真想有一个人与自己分享这种感受,整整一夜,那些画面,重重叠叠在脑海里浮现,就像亲身经历了那个年代——爱情,又是爱情,这消魂荡魄的魔鬼,一次次勾起我多愁善感的灵魂······

  这么多年来,真正能打动我的爱情只有三种:好莱坞电影;知青岁月;同窗初恋。前两种只能从文艺作品里获得感受,陪主人公一起哭一起笑,明知道爱情是上帝造亚当与夏娃时带出的罪孽、明知道爱情是莎翁写罗密欧与朱丽叶时编出来的故事,可是、可是它就那么顺理成章地来到人间,在一切爱情诗句里,它永远占据着远远长于十四行的篇幅,在那些爱情至上的生命里,除了爱情还是爱情,为了爱情、也只有爱情,可以使他们用一生来抵押、甚至用生命来补偿!

《红颜的岁月》是这些年来唯一感动我的电视剧,太难得啊,在物欲横流、金钱充斥的市场经济年代,还有如此宣扬人与人美好情感的片子,主人公的命运使我夜以继日地渴望得知结果,志诚与红梅——在时间的淘洗中历经磨难与坎坷,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样的感情在现实生活中有吗?到处是急功近利的人啊,我相信剧中的一句台词:只有艰难困苦的岁月才会有真爱情。

  我怀念伤痕文学产生的时代,纯真的八十年代啊,尽管那时我对一切一无所知,可是我对那个年代却有着与生俱来的不解之缘。记得有一个夏天也是暑假,一口气读完叶辛的原著《孽债》同时也看完同名电视连续剧;记得爱不释手地一把泪一把鼻涕地读完邓贤的长篇报告文学《中国知青梦》,就好像自己做了一回揪心的梦,噩梦、残梦、惊梦、碎梦、苦梦······

  刚上初中那会,看过一大堆中短篇知青文学,看得眼睛近视,看得一世走不出那种情缘,看得多愁善感,直到遇到同窗男生,产生从没碰过手指却又梦牵萦绕的想念,那双黑而大的眼睛深如泓水总在我不经意回头时四目相撞,这是我一辈子都难以忘掉的记忆;巧的是,我们在礼堂正襟危坐看过唯一的一部电影也是关于知青的,便是当时上映后引起强烈反响的反映农村知青的作品《人生》,以致每一想到路遥必想到《人生》,想到《人生》必想起曾经的足迹;他向我借书又在归还的书页里夹着一首写给我的小诗——那是我写诗的起源,之后的许多遭遇都因了诗歌而来······

  后来接触一部又一部好莱坞爱情电影,喜欢里面的男女主人公、喜欢里面动人的音乐、喜欢为爱情不顾一切的激情与执着。《安娜·卡列尼娜》、《简爱》、《魂断蓝桥》、《叶塞尼娅》、《人鬼情未了》······它们超出了原著对我的影响,常常的一个人坐在影院里欢笑、哭泣,久久地坐在黑夜里手捧一卷难以释怀的悲怆,感到只要时间停留此刻,一切伤痛和未卜都会过去、一切未来和希望都会变成现实······怀念那段少女时走过的时光,书籍、音乐、写作,陪着我闯过一道关又一道坎,青春多么美好,哪怕是流泪,那也是甜的啊!

 《青春万岁》的年代终究还是要挥手告别,无法割舍的是青春的烙印,刻在心上、刻在痂痕里、刻在上帝的掌纹中;《蹉跎岁月》成为历史的路碑,成为一个女孩最早接触的感情故事;《同桌的你》虽只是一首校园歌曲,却唱出了一个男孩与一个女孩之间,一辈子的最甜美最纯洁的回忆;《梁祝 》小提琴协奏曲在我心中只能是、也只是曲作者陈刚初恋失败后的悲痛之作;肖复兴的《初恋》在上高中时红极一时,但随着时光流逝永远成为了成长经历的一个片段······整整一夜脑海中全是《红颜》里志诚的影子,志诚深情而坚定地对红梅说:“你知道吗,我今生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就是——让你一辈子不哭,让你一辈子幸福。”这句话一遍遍在脑海里回响;当临近尾声,历尽几十年风雨坎坷,两个人终于拥抱在一起时,我已是读得泣不成声、涕泪横流,堵在心里巨石般的沉郁一吐为快,让泪水纵情地流淌湿了一张又一张纸巾!一个真正的男人,为心爱的女人一如既往矢志不渝,像一个爱情神话在心底绽开,美丽的爱神啊,你只为爱情至上的人儿存在,开出五颜六色的花朵,有百合、有马蒂莲、有玫瑰,有勿忘我,也有雏菊、漫山遍野的野菊花、黄色的、白色的、寄托哀思的菊花······

  多年来,我有一种感觉,如果有前生,我一定是一位女知青投胎的,她夭折的青春在我身上延续,她一定有着深刻而无从得知的命运,那个时代,就是一个人的归宿。不然我怎么就会成了爱情至上的梦?怎么就会对那段逝去的岁月魂牵梦萦?怎么就会终生结下不解之缘?在那里我撒下多少泪水和期盼······

  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做一个演员,做一个表演艺术家,像喜爱的秦怡、王丹凤、白杨、赵丹、孙道临一样,我喜欢每天的生活都是新的,有盼头有变幻有激情,各种人生各种遭遇各种人物都体验过品尝过,我用银幕形象记录生活,也用笔和纸记录生命的追念······

  常常地、无缘由地就想起张贤亮的《灵与肉》、《肖尔布拉克》,想起梁晓声的《今夜有暴风雪》、《雪城》,魏继新的《燕儿窝之夜》,鲁彦周的《天云山传奇》,卢新华的《伤痕》,老鬼的《血色黄昏》,以及上影厂的《大桥下面》、北影厂的《勿忘我》······尤其同名影片《伤痕》,女主角由谢芳饰演,看那部影片时不过十岁出头,画面已经模糊,但片中忧伤的主题歌《心中的玫瑰》至今还能哼唱几句;也正是这个短篇小说开了伤痕文学的先河。

  宋志诚和李红梅的爱情故事,再一次唤起我心底的理想主义。在读过厚重的中国知青民间备忘文本:《中国知青文学史》(杨健著)后,我忽然对生活有了进一步认识,知青生活就是理想主义与功利主义的较量,人性的善恶、美丑、争斗、尊严、鄙俗······各种灵魂在这个历史舞台上暴露,这样的影响对我是巨大的,抱着生命之初的幻念与追求,爱情的纯美开始扎根于我的灵魂,至真至善至纯至美的爱情与诗歌并肩闯入我的一生,揭开了因梦想而氤氲的明天······世俗的现实会使我们迷失最初的愿望,《红颜》似乎一道久雨后的彩虹,再一次照亮我即将看不见的道路,猛然地明白自己心底的梦原来都是理想惹的祸,一个完全的理想主义者一定要在严实的现实里守住纯美的梦,那是多么艰苦的事啊——但,这就是一个生命来到世上的全部意义!

  纯真的80年代将成为我终生的怀念。那个时代为了一部有争鸣的作品、为了一个先进人物、一个社会现象,就会在全社会开展大规模的人生价值、理想追求大讨论,整个环境是积极的、向上的,陶冶了当时一大批知识青年去反思历史、去追随美好的人生理想。那时我虽小,却也感受到过那种气氛,或多或少读过报纸上、听过广播里关于理想抱负信念追求的文章,给过我重要影响。不久前刚买了一本张立宪著的《闪开,让我歌唱八十年代》,在扉页上作者写道:“献给我那一点儿小小的渗入骨髓的忧伤”。逝去的80年代给了我生命最初的体验,这体验成为今后一生的铺垫,一生的航向,一生的碎片与拼接······我们一直以为活的是未来,其实拥有的只有回忆。来自那个年代的人们,如果没有深刻的渗透到髓液的万千复杂感受,甚至遗忘与善于遗忘,那么,我们的生命不仅是苍白的,卑琐的,而且是虽生犹死的。死亡只是消灭人的肉体,遗忘则是消灭人的灵魂,是一种比肉体死亡更为深刻的死亡。杨健说:

  大河干涸断流了,还有石滩。 森林砍伐殆尽了,尚有秃岭。 记忆丧失了,便是丧尽一切! 不论世事如何变幻,我依然会固守心底的对人生、对爱情的执着向往,理想主义永远是我赖以生存的土壤,哪怕这个世界变得灰暗、毫无真情、满眼功利,我依然会执着到底,即使整个社会理想主义已经幻灭,生存文学进入文学主流叙事,在20世纪末,知青文学全面衰落,我仍然会死死抓住生命中的这点点记忆——它是我们这个民族遭遇空前浩劫后留下的唯一财富,是精神不灭的火种,是宇宙之子们一千次倒下去又一千零一次站起来的悲烈嘶昂······

  郁达夫、徐志摩、张爱玲、萧红、顾城···海明威、劳伦斯、乔治·桑、邓肯、普希金、罗丹···这一个个情圣,努力追求爱情、付出真情,却永远得不到真情、得不到婚姻的幸福,然而正是这些磨难造就了他们的人生,成全了他们的艺术,撞出了生命的火花······人生最宝贵的就是拥有一个相知相伴相惜的伴侣,强者永远是强者,他们的爱来的猛烈而大胆、纯粹而干净,而弱者永远是弱者,属于他们的只能是黯然神伤。

  爱情至上是一个人命运的轨道,为爱情受苦、为爱情碎梦,为爱情踏上不归路······

  爱情至上造就或者毁灭着一生,一个人一条命,一种活法,一条路,直到死亡······

  一个人的天性是难以改变的,就让我祝福——

  爱情万岁

  梦想万岁

 

                                                                                       2008-07-27.晨爱情至上是一个怎样的梦? - 梦笛 - 梦笛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