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坚持诗歌的独立品格是诗人的天职:唯以求真

写诗是一项灵魂深处寂寞的事业,深居简出是我的理想:人淡如菊 情浓如酒

 
 
 

日志

 
 
关于我

请见梦笛的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mengdi71 永远要像你不需要名利那样地写作,永远要像你不曾被伤害过那样地爱,永远要像没有人注视你那样地跳舞,永远要像在天堂那样地生活······

网易考拉推荐

《浙江作家》2011年9月号刊登“梦笛的诗”五首  

2011-12-11 23:02:38|  分类: 梦笛诗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浙江作家》2011年9月号刊登“梦笛的诗”五首 - 梦笛 - 健康自由美丽写作体验:梦笛存在之本

                                                         (宝贝儿子摄于九周岁生日)

唯有写诗令我记得自己是一个母亲

 

唯有写诗令我记得自己是一个母亲

这样的记性充满悲壮,浓黑的寒夜里

一个女人为此而强大,丰润的乳汁

 

 

醇厚如字典。每一个字都是烫手的火焰

将整个人点燃,熊熊火光中壮着胆子向前

 

当万物安睡,正是我乐于耕作的时刻

只有我能听见我的声音进入身体

打开叶的经脉暴露出各种曲线

五味俱全的血液奔涌不止

轻而易举间成就了一个母亲的称号

 

人世的苍凉温热双手

用这双手搓红苍白的夜色——

缓缓架起的墙——我的呼吸声耸立起来

一爿小小的空间像一根缆绳

放下这根绳,就会找到一模一样的天明

 

在心烦意乱的时候认出自己的本质

无人可以轻踏如此强烈的母性

把冬天保留到眼皮底下

为一分自由宽衣解带

任潺潺夜色恣意纵游

 

我的诗歌是世间旺盛的子嗣

注定使灵魂和肉体同时诞生

当时间俯身闻她的香味

只有那一朵满怀记性的怆然

不知疲倦地消耗了一生

 

唯有写诗令我记得自己是一个母亲

是一大片一大片燃烧着的落霞

在我寂寞的子宫里永远生长着

天使般的未来和一经被染黑后

就无法洗去的今世,这是我的

 

幸运与不幸之间最基本的音调

只要活着,诗将永生。

 

 

2011-01-29.23:01灯下

 

那些被修剪的行道树

 

在公共汽车站,在小区,在窗下

一次次见到你们被无情地裁剪

伸出的胳膊被锯断,长出的新枝被砍掉

每当这个时候我的心揪得紧紧

揪得拧出了血和泪。

 

你们站在马路两侧带来华盖如荫的夏天

美化着街景,创造着绿色城市的美誉

然而,你们不能由着性子生长

你们不能触摸电线,不能挡住去路

不能过分茂密,不能壮大,不能葳蕤

因为有一把刀时刻为你们准备

有一只手时刻为你们伸出

 

你们躯体的一部分无声落地

随着高高升起的云梯

在锋利的电锯下化为粉尘

作为植物你们在这个世上矗立

成为人的朋友,也成为人任意砍伐的目标

修剪你们的行为多么残忍,可笑又无知

这些失去视力的人决定了你们的高度

你们必须在规定的区域内生长、发育

必须在整齐划一的方阵里排列

必须有合法的身材和枝杆

你们是被人种下的就要被人支配

你们不可以说话,也不能说话

只有满身的绿色

象征你们扎根的顽强

 

你们一站在土里就接受一种教育

心向太阳,心怀蓝天,从小要诚实、勇敢

爱一个不可扭头的方向

当你们履行这些美好的品德

风却把你们吹向别处

等待你们的竟然是截肢的厄运

甚至连根拔起,像杀人一样将你们摧毁

那一簇簇断裂的身体离开根,离开泥土

使我想起生命离开母体

一棵树是一个人

它饱经风霜的眼永远看着世间

我向来对树充满深深的敬意——

 

2011-1-12.傍晚·黄昏下

 

 

会呼吸的墙

 

墙是一种挣扎从来不会坍塌

从来不会睡去。她养着一群孩子

每天清晨打扫庭院

将水缸贮满

每一个天明孩子们都要用巨大的

扫帚扫了又扫

母亲问:孩子们,你们为什么不累啊?

 

孩子们回答说:妈妈,屋子里太黑了,

我们要把阳光扫进屋子里去。

 

可爱的孩子围着高墙坐下来

听一个又一个故事

屋子里开始有阳光溢进来

看着天真的孩子们

墙越来越爱回忆了

 

墙永远是白色的

她的另一面永远是黑色的

明天依然会很阴暗

只要有孩子们的执著

屋子里就会有阳光

 

她的呼吸在灰影中投射

均匀起伏,谁也压迫不了

不论空气如何凝固

她如五月之水

在水上她孕育的花都会开放

 

 

2011-01-25.夜·灯下

 

 

没有鞋底的鞋

 

我想为你取一个名字

给你起一个城市的名字

起一个国家的名字

起一片疆域的名字

 

一个辽阔的名字

一个比天更高的名字

一个不分性别长幼的名字

你可以居住也可以行走

可以装在信封里寄往远方

也可以揣在胸口插上耳麦对话

你把握时间凌驾于时间

创造忧郁比忧郁更令我喜悦

 

你谦卑地依偎我脚心

性格温和,沾满尘土

饱受天气的摧残

有时候感觉你在哭

却不知道你为什么哭

有时候看见你是一列火车

却不知道你将去向何方

 

一双没有鞋底的鞋

紧紧贴住我身体的末端

为寻求前面的路

一生在途中逗留

 

或紧或慢,总在下雪的日子

学会走路,忘记冬天

和  冬天后面紧跟的春天

你牢记的是那着地的脚心

那钻心的痛终生相伴

 

你的名字是一面镜子

映照你和你之外一切名字

你四海为家、你无家可归

你是不能说出的话

是无法表达的心愿

在心田里种一万亩悲伤

而收获的是一万亩希望

 

2011-01-26.0:55灯下

 

 

人生有什么是恒常的呢?

 

人生有什么是恒常的呢?

万物都在变,这人间的细胞

如美丽的姑娘变成老妪

如热恋只在感情的初级阶段

如血缘成为牢不可破的关系

花期有限,每一个年份都是唯一

过去了就永不重来

水将会流干,沃土将变荒野

发酵的面团也会萎缩

失去光泽的热能正在跌价

亲密的两人被生活磨蚀越走越远

慷慨的春天只有一个下午般漫长

我们等待永恒却迎来了瞬间

分别是长久的,相聚是暂时的

我看见了看见,是一种清醒——

 

拍打着立春的翅膀

这失败的通道

直向深藏的记忆

一路踏过的地方

还将踩踏

只为了再次留下

痕迹

这空虚的幻念

使我忠守刹那间的飞行

 

一切都会逝去——

这恒常的子宫,圆满的缺损

记住我们的岁月

就记住了短暂中的循环

四季轮回永远是一个穷途末路的人

套上遮羞的裤子

却找不到鞋子穿

那赤脚的刺痛由肉体释放到灵魂

很少有人会看见他挣扎的痛苦

当渴望永恒的声浪盖过呻吟

你会听见一浪高过一浪的对话

在迷濛与变幻中伴随我们终生

开始留恋永恒之时

孤独开始了,忧伤如影随行

 

2011-02-08.1:58灯下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